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花侠浪心
花侠浪心
 


天尚未亮,凌逸从睡梦中醒来,看着身旁沉睡的的美人。她一定累坏了,他拂了拂她颊旁因昨晚激狂的欢爱而散乱的乌丝,失去了他的怀抱,秦玉欢嘤咛了声,曲了曲身子,这可爱的模样,让凌逸怜惜的笑了。秦玉欢身子一动,她也醒了。她想坐起身来,只觉全身酸疼,轻哼了下,凌逸忙扶着她的背,拥她靠着他的胸膛。

“抱歉,好姐姐,我昨晚太激动,累坏你了,很疼吗?”他关心的说着,轻轻的揉按着她如凝脂般的玉背。那滑腻的触感又使他蠢蠢欲动了起来。

“都是你这小坏蛋……”她轻抚着他的胸,脸上红得如春日

 

最艳美的花朵,檀口欲言又止的,引得凌逸忍不住倾身掬取她甜美的唇。深入又缠绵的唇舌交融,使得两人的情欲如烈火般的点燃了起来。秦玉欢额抵着他的,费力的娇喘着。

凌逸嘴一张将秦玉欢高耸的乳房吸入,舌头在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上轻转着,不时用牙齿轻咬着乳头,用舌头上下来回的舔舐,一手握住乳房揉了起来,忽轻忽重的捏着,雪白的乳房留下浅浅的掌痕。

凌逸另一只手也没闲着,探向秦玉欢的小小穴,在那抠了起来,只见凌逸将长长的中指插入湿滑的小穴,在那一进一出,中指还不停的在小穴中,上下左右的来回抠弄,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阴蒂在那搓来搓去,像搓汤圆似的转啊转的。

秦玉欢感到全身的性感带都被南宫靖挑逗着,欲火有如烈火般的燃烧起来,舒服的使口中不禁咿咿啊啊起来:“好弟弟……你是从去哪学来的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抠的……好……再重点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一点……”

经过这一阵的爱抚,凌逸再也忍不住跨下那大宝贝的涨痛,身子挪向秦玉欢的两腿之间,小穴早就被凌逸抠的其痒无比的秦玉欢,识趣的张开两腿,凌逸一手撑着自己的身子,一手扶着宝贝。秦玉欢忙更张大了双腿,两手掰开那两片红红的阴唇,将整个小穴打开,小穴内一览无遗,见小穴内的肉像鲤鱼嘴似的一开一合,蔚为奇观。凌逸赶忙用大宝贝顶住,沾着滑滑的淫水准备长驱直入,腰部一沉,竟根而入。

“啊……”秦玉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只觉得昨晚刚被开苞的小穴撑得要裂开似的,非常的涨痛。凌逸等她适应之后,用力将秦玉欢抱住,将她压在身下,双手捉住秦玉欢的脚踝,用力掰开,大宝贝开始一进一出的狠操着。

“哎呀……别……别急……要死了你……哎呀……啊……插……插到穴心……慢……慢点……别……啊又撞……撞到穴心了……小穴……小穴要……啊……要插穿了……”凌逸如出栅猛虎、脱缰野马,死命的往前冲。大宝贝棒棒到底,宝贝不断将淫水自小穴带出,发出「噗滋」、「噗滋」的声音来。

“玉欢姐,你……你的穴……好……好紧……好暖……夹的……宝贝……好爽…………的穴……真妙……吸的……龟头都……都酥了……”秦玉欢被凌逸干的小穴是又痛又麻,再又麻又痒,每当大宝贝抽出小穴就一阵奇痒,插进就感到一阵酥麻,尤其是当那烧烫的龟头顶着子宫穴心,美的秦玉欢是全身舒坦,再也不要宝贝离开。开过苞的她也不在矜持了,舒爽的叫着“哎呀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弟弟……快……再快……用力……我被……被你干上天了……不行了……我要……要泄了……”

大宝贝在小穴狂插狠抽的数百回,已快要出精,看到秦玉欢双腿在手中抖动,屁股向上一挺,一阵阵的阴精洒在龟头上,凌逸再也忍不住的叫道:“啊……我也要射了……”一股滚烫的元阳,似箭般的射向秦玉欢的穴心上,爽的秦玉欢紧抱着射精后趴在身上的凌逸,一阵狂吻。

凌逸虽然泄了精,但宝贝却仍硬挺挺的插在秦玉欢的小穴里。他将头埋在秦玉欢坚挺的双峰之中,一身是汗的喘着趴在秦玉欢身上,稍作片刻休息。秦玉欢拿起一块丝巾,爱怜的替他擦去满身的汗。

凌逸笑着道:“姐姐,你看宝贝还威风不减的插在小穴中,一定是还吃不饱,面对姐姐这娇艳似花、又紧又暖的小穴,我永远都吃不够……”

“小坏蛋,你真会灌迷汤,嘴这么甜……唉……你真是我的命中克星……来吧,快拿你的大宝贝来给姐姐止止痒,可是得轻点,小穴还有点痛……”听到秦玉欢的话,凌逸反而将大宝贝「啵」的一声,自秦玉欢的小穴给拔了出来。

凌逸起身站在床边,拉着秦玉欢的双腿架在肩上,使秦玉欢的肥臀微微向上,整个小穴红肿的呈现在那。秦玉欢顿时感到一阵空虚,焦急的道:“咦……弟弟……你怎么把宝贝给拔出来?你是不是累了?我们休息一下,待会再……啊……弟弟……你……你别整姐姐……快……快插进来……别只在穴口磨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点……”

凌逸时只将大龟头在小穴口那磨啊磨、转啊转的,有时用龟头顶一下阴蒂,有时将宝贝放在穴口上,上下摩擦着阴唇,或将龟头探进小穴浅尝即止的随即拔出。不断的玩弄着,就是不肯将大宝贝尽根插入。秦玉欢被逗的是小穴痒的要死,大量的淫水像小溪般不断的往外流:“坏弟弟……别逗姐姐了……你想痒死你姐姐啊……快……快插进来给姐姐止痒……”

凌逸似老僧入定,对秦玉欢的淫声浪语、百般哀求,似充耳不闻,只忙顾着继续玩弄,他是要先尽情地逗出秦玉欢的欲火。看着小穴口那两片被逗的充血的阴唇,随着秦玉欢急促的呼吸在那一开一闭的娇喘着,淫水潺潺的从穴口流出,凌逸终于将大宝贝给插进去。凌逸这时两手把秦玉欢的双腿抱住,大宝贝缓缓的进出着小穴,缓慢的进几步退一步,活像个推不动车的老汉。凌逸用的正是「老汉推车」这一招,配上「九浅一深」这一式。

“好涨……啊……弟弟……快……快插深一点……别……别只插一半……不……不怕痛了……快……快用力插……啊……”这一声「啊」是凌逸又把大宝贝给全根插进,抽出时龟头还在穴心转一下才拔出来。

凌逸已不似先前的横冲直撞,将「九浅一深」的九浅,分成上下左右中的浅插,只见宝贝忽左忽右、忽上忽下的顶着,中是在穴内转一下再抽出,到了一深才狠狠的全根插进,顶着穴心磨一磨才慢慢的拔出,周而复始的干着。

秦玉欢被干的是不知如何是好?小穴先被九浅给逗的痒死,再被一深给顶个充实。那深深的一插将所有的搔痒给化解,全身舒爽的像漂浮在云端,但随之而来的却又是掉到地的奇痒无比,就像天堂地狱般的轮回着。

弟弟大哥……你……你是哪学……学的……这……这整人的招式……太奇……妙了……一颗心被……抛上抛下的……啊……又顶到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别拔出来……再……再顶……”

秦玉欢被插的半闭着媚眼,屁股不断的向上迎合着,小穴周围淫水决堤似的溢出,口中不断哼出美妙的乐章:“啊……美啊……多插……多插几下……到穴心……痒……痒死我了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弟弟……插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快……”

凌逸就这样插了一千多下,觉得时候差不多了,开始加快速度,九寸来长的大宝贝,毫不留情的尽根而入、次次到底的用力顶着:“姐姐……我怎么舍得痒死你……干死你……这招的滋味就是这个样……现在就来帮你止痒了……爽不爽啊……还会痒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