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曼谷夜未眠】(26-27)【作者:海那边的情人】
【曼谷夜未眠】(26-27)【作者:海那边的情人】
字数:67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26

  前一篇,Oil对我的反应很诧异,又多少有点不满。

  我明白她的意思:Oil,如果我真的在mini面前这么说,你会真的开心吗?

  Oil:会开心,也会不开心。你怎么这么讨厌啊?

  我:可我说的是真心话。

  Oil:那是不是等我不在你旁边,你是不是和mini也会这么说?
  我:你猜!

  这会,Oil被逗急了,直接就一拳打到我的胳膊上。

  Oil你也有今天啊!

  Oil翻了个白眼,喝了一口鸡尾酒。

  mini不一会就回来了,看了我们两个一眼,感觉出有点不一样,没多说什么,拿出口红补妆。我觉得还是趁早躲远点好,直接去前台结帐了。

  在泰国,其实一般都是等服务生拿来单子结帐,刷卡或者现金,由他们来做。
  我这是自己找个机会抽身,我喜欢身上带一些现金,等结完账给了服务我们的小哥100泰铢。

  三个人慢慢溜达往酒店走,忽然我惊喜的发现有一家M?venpick霜淇淋店就在前面,直接拉起他们两个就走过去了。

  M?venpick是我出国后才知道的品牌,那时对哈根达斯有一种向往,国内38块钱一个球,等我去美国玩的时候,超市一买一大桶,国人的钱实在挺好赚的。不过,我去重庆玩的时候,吃了下,还是不错的,造型挺好,还是比在超市买着吃看着漂亮。

  说回到M?venpick,是雀巢旗下。由於家父以前做小生意的时候,认识一家瑞士人,他们说雀巢在华的分公司,每年都送他们很多霜淇淋,根本吃不完,经常送给我,那时的夏天,我基本都是霜淇淋当饭吃。总会想,做瑞士人真好啊。

  走进店面,每人要了两个球,其实感觉都吃不完,算了,吃不完总比不够吃好多了。我们三个一人拿着一个蛋卷,上面堆着两个球,一边吃一边往回走。
  啪!mini的霜淇淋不小心掉地上了,我说等下我再买一份,她说不用了。
  我把自己那份递给她,然后瞅瞅Oil。

  Oil微微撅嘴,但是不像真生气。

  不过估计心里骂死我了:刚才还说爱我,现在就在我面前秀恩爱。她装着像个没事人一样,继续吃着走着。

  mini则开心的吃着我的霜淇淋,用手拉着我,我看看她,心里忽然感觉松口气,mini这么放松挺难得的,尤其是Oil就在旁边。

  我拉着她快走几步,另一只手拉着Oil。

  他们两个都满足的吃着,怎么就都没个眼力价,和我客气下,给我吃一口啊。
  等走到房间,他们都吃完了。

  我二话不说,直接脱光了就沖向卫生间了,mini也跟过来脱下衣服,Oil这时却说:我想去游泳。她在卧室直接脱下衣服,换上泳装拿着浴巾就走了,说:Kevin,你一会过去接我,我不拿钥匙了哦。

  说完,Oil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一眼,然后就出门了。

  秒懂!我和mini相视一笑,她戴上浴帽,打开淋浴,我洗头发,她给我搓身子。

  我:mini,我想摸你的长发。

  mini:可我头发湿了,很麻烦的,老洗很累,而且对头发不好。

  我不吭声,她拿我没办法,脱下浴帽,甩了甩头发,说:现在高兴了啦?
  我连忙点头:不过还不够!

  mini:还要怎么样啊?

  我:咱们去泡spa吧。我去打开,你去拿酒。

  mini眼睛亮了一下,掐了下我的脸,然后擦了下身子就去冰箱拿我早就买好的酒。

  mini抱着5,6瓶酒过来,放到spa的边上,说:你到底买了多少酒?
  我看冰箱旁边还有很多瓶。怎么喝这么多啊。

  我: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,别啰嗦了,过来!

  她递给我一瓶jd with cola,自己拿着一瓶冰锐,慢慢走到我面前。

  我把spa功率开大,水的颜色随着灯光变换。

  mini坐到我的腿上,我直接去吻她早就立起来的乳头。

  我:mini宝贝,你冷吗?

  她愣了下,说:不冷啊,这水温正好。

  我:那你看乳头现在就立起来了?

  mini恍然大悟,掐了下我的脸。

  我一只手揽过她的腰,她娇喘着靠过来。

  我:cheers!

  拿起酒和她碰杯,但是没有喝酒,而是开始狠狠的吸吮她的乳头。

  嗯嗯!我哼了两声,示意她把酒放一边。

  我放下酒,双手搂着mini的腰,贪婪的吸吮乳头。而mini则坐在腿上,粗粗的喘气,闭着眼睛,腰肢时不时跟着我一起动。

  我记得以前看日本的AV,一对男女在泳池里嘿咻,本来我也想试试,不过转念一想,其实水中阻力很大,而且实在不太卫生,我是男的,没什么问题,对女人不好,所以这不行。

  我:mini,咱们去床上。

  她睁开眼,笑了笑,慢慢起身走出spa。

  这时地上有水,有点滑。mini把浴巾放到我脚下,让我踩一下,不至於滑到。然后又走过来,给我擦了下身上的水。

  我也没多客气,等擦乾后,拉着mini走到卧室。

  一到地毯,我就放心了。一把公主抱,把mini抱起来,她惊喜的看着我,吓一跳,但是看起来又非常满意,直接吻过来。

  我虚着眼,走到床边,把她放下。直接把床头柜的套套撕开,戴上。

  mini惊讶的看着我,我明白她的意思,她知道我喜欢前戏,喜欢口交,但是现在我就想操她,不需要其他的步骤。

  ini的小逼早就湿透了,我的鸡巴稍稍一挺就进去了。但她还是往后缩了一下,没想到我这么莽撞的就进来了。

  我其实这时忽然想拿一瓶酒,一边喝一边操她,不过真这样做就太不尊重人了。

  mini皱着眉头看着我,看我半天没动,不解的拍了我胳膊下。

  哈哈,还真急了。我不逗她了,双手撑在床上开始缓缓活塞运动,mini瞬间进入状态,开始轻轻呻吟。

  我回头看了下表,Oil已经出去半个多小时了,说不定一会就回来了,速战速决吧。

  我逐渐加快速度,mini的呻吟也越来越急促,大眼睛闭上,然后又忽然委屈的看着我,真真让人心疼。

  mini:Kevin,我想要doggy style。

  收到!我慢慢拔出来,帮着mini起身趴在床上,扶着她的大屁股再次挺进去,感觉这样插进去很深。

  mini没忍住啊的一声叫出来,说:轻一点,慢一点,好深啊!

  我二话不说,缓缓挺到底,然后慢慢出来,九浅一深,mini好像很喜欢这样。啪!我狠狠抽了下她的屁股,马上一个红印就出来了。

  mini这时反应都迟缓了,半天叫了一声,说:还要!用力!我喜欢!
  我受到鼓舞,更肆无忌惮了,一下,再来一下。

  mini叫的让我感觉骨头都酥了,既怜又爱,我不舍得再下手了。抓起她的屁股,狠狠操起来,也不管什么手法节奏了,就这样一直冲刺。

  mini则忘情的大叫,我忽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自己不由得抖动了几下,就这么射了。我那时感觉着,怎么得叫两声再射啊,但就是没控制住。

  等我有意识拔出鸡巴,mini早就瘫倒在床上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  她是一了百了了,我还得摘下套套。这时全身都是汗,我一看空调就22度,怎么这么热啊。担心mini着凉,给她盖上一点被子,然后自己去沖凉了。
  等我刚擦好身子,Oil就回来了。她在外面敲门,我裹着浴巾开门。
  Oil:臭男人,我说了让你接我,你怎么不去。

  我:我正准备出门呢。

  Oil不说话,看了看mini,又看看我。

  她眼睛忽然闪着泪光,我就怕女人哭。一把搂过Oil,说:对不起,是我不好,Oil不哭,或者你哭吧。然后再打我一顿。

  她半天没说话,搂着我脖子,睫毛蹭到我的脖子,她故意的。良久,Oil终於开口了:第二炮是我的了吧。这是你的第二炮,也是我今天的第二炮,哈哈!
  我心里一沉,Oil刚才到底去哪了?她干什么去了?!

                27

  我被Oil的小把戏一下又给蒙住了,不对,我瞬间惊醒,这里又有坑。不过,小丫头,你淘气,我就陪着你吧。

  我:你刚才干嘛去了?

  意冷冷的看着她说。

  Oil:游泳啊。你看我身上现在都还有水没擦乾净呢!

  我:那你说的你的第二炮是什么意思呀?

  嘿嘿!Oil坏笑了下,说:不告诉你!

  然后得意的晃了晃脑袋,直接走进卫生间沖凉。

  我打开淋浴间的门跟了进去。Oil也不意外,自己用浴球打着沐浴露擦拭身子。

  我从后面轻轻搂着她,凑到耳边说:是不是又故意气我。

  Oil转过身,把泡沫抹到我脸上,说:你忘记半夜和我做爱了吗?那时已经过了12点了,当然是今天了,那是第一炮,现在是不是该轮到第二炮了?
  我一听,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。不过,在这不需要点破。既是因为让Oil开心,把情绪抒发出来,也是因为Oil其实很聪明,我没必要在她面前在这种事情上抖机灵,装傻吧。

  即使她可能知道我在装傻,我们都不说破,我和Oil的确很有默契,尽管,mini现在也很默契的睡着了,这个房间里的三个都是聪明人。

  我:我帮你洗澡。

  Oil:那我还洗的完吗?

  我:哦,那你洗吧。我陪着你。

  Oil不说话,继续洗澡。而我又不老实了,双手从后面环抱她的脖子,手指轻轻拨弄乳头,把下巴搭到Oil的肩上,然后慢悠悠的摇晃。Oil也不生气,就任由我淘气,身体跟着我慢慢摇晃,她低着头看着不远处的地面。

  过了一会,Oil感觉让我玩够了,说:我现在有点累,不想做爱,咱们先擦乾吧,然后出去走走吧。

  我没说话,拿来浴巾给她仔细擦好,尤其是头发,新换一条乾的浴巾擦得更乾一些,我怕她之后会头疼。

  我:你等我下。

  Oil:嗯,好,去吧。我先吹头发。

  我走到床边,坐下来,慢慢握着mini的手,轻声说:我和Oil出去走走,你休息一会,我们一会就回来,你要是饿了,就告诉我,我带吃的回来。
  mini没吭声,睁开眼点了下头,然后撅起嘴,我慢慢凑过去吻了她,然后摸下头,就起身换衣服去了。

  换好衣服,Oil还在吹头发,没辙,我喜欢长发美女,但是吹头发真是很麻烦的事情,什么事情都需要代价,你喜欢她长发,就要等得起她吹头发,你也得做的靠谱,让她愿意洗头发吹头发来见你。

  我趁着这时候,把房间简单收拾了下,酒瓶都收起来,都放在一边,用便签写了句thank you,然后放200泰铢在上面,等明天清洁阿姨好拿走。
  正当我百无聊赖,刚想拿瓶酒坐在阳台上喝,Oil终於好了,开始穿衣服了,很简单的T恤和短裤。

  我:你拿手机就好,包就别带了。

  Oil:哦,走吧。

  我看了眼mini,然后就开门和Oil出去了。

  我牵着Oil的手,她穿着平底凉鞋,跟着我的步伐。这时她没有说话,没有看手机,就乖乖的跟着我走出度假村。

  这时候差不多7点多了,虽然不如下午那么热了,而且临海有风,但还是有点热。我们走在街上,不说话,时而四目相接,看了看对方,然后彼此微笑。
  我很享受和Oil单独相处的时光,此刻没有骄阳似火,也没有狂风四起,只有微风斜阳,我想任何人此时此刻,都会想谈恋爱吧。

  我们漫无目的的走着,Oil也不问我要去哪,只是跟着我。

  人生这条路,漫长,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,要走多久,走多远,但我想这会有挑战,有喜悦,有愤怒,有不安,可我想走下去,而我不孤独,现在我的身边有Oil。

  我问自己,和我一起走下去的是Oil吗?我浪漫的不去考虑现实的因素,和自己说Oil真的很好了。可是mini怎么办呢?我能不能两个都要呢?这个事情真不好操作,先不想了吧。还是活在当下,珍惜眼前良辰美景吧,珍惜身边这个美人吧,还有现在酒店睡觉的那个。

  Oil这时又不安分了,轻轻撇开手,走到我身后,拍了下我后背,我秒懂,马上蹲下身,她蹭的一下就窜上来,我双手箍住她的小粗腿,背着她走到沙滩。
  其实这样走路挺累的,不过我喜欢。

  Oil把头靠在我肩上,轻轻哼着歌。我沿着沙滩,一路慢慢走着,也许,会有人看到我们这样会笑,可我不在乎,我问Oil:你不怕别人笑话啊?
  Oil:这有什么?我的男人背着我,他们笑最多是嫉妒。

  我哈哈一笑,摇了摇头,说到我心里去了,而泪就在眼眶,我感觉随时都可能决堤溃坝。

  我背着Oil在沙滩上走着,一步一个脚印,擤了擤鼻子,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。她敏感的用手摸了下我的眼角,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帮我把泪擦乾,然后轻轻吻我的脖子。

  这条路不那么好走,艰难辛劳,腿累得让你感觉沉重,像灌了铅一样,可我不想停下,这是我选的路,我要走下去,何况,我的身上还有Oil,我告诉自己,我可以走下去,我和Oil,我们两个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,直到永远。
  唉!Oil终於忍不住拍了下我的头,说:放我下来吧。我都累了,你还不累啊。

  我缓缓低下身让她下来,直了直腰,我都累得没知觉了,双手掐着腰,缓了好半天。顿时醒悟过来,感觉又渴又热,还有点饿。

  看到有一家burgerking,我拉着Oil走了进去。

  Oil不想喝可乐,说想去7-11买饮料,让我只买汉堡。我说等下,买了两个Hawaiian BK Chicken,让她先吃着等我,然后自己去7-11了。

  我买了4瓶beauty drink,25泰铢一瓶,然后又买了一瓶red label,一瓶2。25L的大可乐。

  等走回burgerking,Oil一看就不高兴了:房间里还有这么多酒没喝,你又乱花钱!

  我嬉皮笑脸的半天不说话,然后把钱包塞到她手上,说:那你替我保管吧。
  我听你的,不乱花钱了。

  这回换到Oil懵了,不过很快,她就恢复了状态,瞪了我一眼,然后没忍住笑了起来,掐着我的脸说:你这个大坏蛋。

  我:你爱我这个大坏蛋吗?

  Oil歪着头深情的看着我,帮我擦了下汗,说:我爱你,爱你这个大坏蛋,别离开我。

  我感觉瞬间又要被她撩的想哭,赶紧转动眼球想止住眼泪,可是这次不成了,直接就哭出来了,泪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。

  Oil看我真哭了,没感觉很意外,一手摸着我的头,一手拿着纸巾给我擦眼泪。

  我好不容易不哭了,不管别人怎么看,自己开始吃汉堡,鸡肉,凤梨,酸酸甜甜的,就像这人生,苦辣不谈,肯定有酸有甜。

  Oil看我终於平静下来了,也开始一边吃一边刷fb。

  等我吃完了,Oil只吃了一半,她说不想吃了,我也没多说什么,吃不下还吃什么。她把钱包塞到我的裤兜里,说:我不需要你的钱包,你的人都是我的,通过钱控制一个男人,多可悲?我不喜欢这样,我相信你。

  我这时对Oil的认识更深了一层,这丫头真不简单。没多说什么,放好钱包。

  我:我问问mini想吃什么。

  Oil:不用问,你买什么,她都喜欢吃,Kevin,我喜欢你,我又真的有时很嫉妒mini,但是又对你和mini没办法,我……

  我还没等Oil说完,就把她搂进怀里。她靠着我的胸膛,轻轻的喘气,但没哭,我感觉得到那种无奈和伤怀,摸着她的头。

  好半天,我们两个都没动,估计在burgerking的人都已经无语了,来泰国演琼瑶哪。

  好半天,我轻轻拍了下Oil,她从怀里出来,然后大眼睛看着我,挤了下眼,我吻了下她的额头,说:我去买个汉堡。

  Oil:去吧。我在这等你。

  我就在这等你,Kevin,在曼谷等你,你还会回来吗?

  这句话,是我们上一次分别前Oil说的话,我那时轻轻告诉她,当然,就几个月我就回来,你乖一点。她没多说一句,只是嗯了一声。

  我给mini买了同样的Hawaiian BK Chicken,Oil一手拿着汉堡,一手拉着我,而我一手拉着她,一手提着酒和饮料。

  这时,我感觉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下,我示意Oil等下,然后打开手机一看,是mini的资讯:我饿了,你在哪?我想吃掉你!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