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十年】(05)【作者:coodm】
【十年】(05)【作者:coodm】
字数:90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五章、回忆5 疑惑

  第二天,我和晴乘坐航班返回了帝京。

  一路上,晴显得心不在焉,两眼出神的望着窗外,不知在思索什么。

  我则在疲倦中沉沉睡去。

  模糊中似有两瓣温润吻上了我的脸颊,带着晴发丝特有的清香,一滴湿润滑落,随着暖意落在嘴角,咸咸的!这是?眼泪?

  伴随着发动机巨大的轰鸣,平稳着陆。

  终于可以回家了,我的父母,我的玉婷!

  我终于回来啦。

  晴一言不发跟在我身后,就如我们的初见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出了机舱,候机厅通道处一排便衣的同事,突然感觉情况不对。

  带队的是李团,也算是老相识。

  李团凑近我:「奉命令带你回去配合调查,上头严令,你好好配合,这么多旅客,别让老哥难做,有什么事情回头说」

  顿了顿,「老哥我也是奉命行事,老弟,你我都是军人,军令如山你应该明白」李团显得有些为难。

  我不置可否的的点了点头。转过身,看了一眼晴,晴仿佛没看见我一般,低头望着地面,可我知道,那双美目的余光一直在我的方向……

  「谢谢你,晴,你真是个好女人,我就如同那些人一样,被你毁灭,是吗?」我嘴角上扬,「好」字说的特别重,是嘲讽?还是辛酸?抑或是别的什么感情?我自己也不知道……

  晴抬起头,紧咬着嘴唇,身躯微微颤抖。

  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……

  「李团,容我给家人报个平安」

  「不行,这是违反规定的,你知道……这……哎,罢了,一分钟必须走」
  李团犹豫着最终还是给了我个方便。

  我已经拿起了手机。「老公,你回来了」小妮子爽朗的笑声传来……

  「玉婷,我回来了,但是现在时间有限,有些事情还需要在组织这边处理一段时间,可能快则一个礼拜,慢则十天半个月,处理完我就去看你,等你放假咱们一起回去,时间紧,你帮我给爸妈还有你妈那边报个平安吧,我挂了。」
 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晴。

  晴已转身,只给我背影……

  「走吧,李团。」

  我很配合的跟着大队人马上了车,随即被带上了头套,全身禁锢。

  彼时我已经完全确定这根本不是什么配合调查,这是直接拿我当犯人对待。就因为那三十万?还是晴做了手脚陷害我?我仔细回忆着还有哪些地方犯过错?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三天了,好吃好睡好喝着,就是没人来审我。甚至除了看守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

  牢房内设施堪称豪华,豪华到我都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牢房。

  一日三餐按时送来,伙食完全按照组织标准丝毫没有降低。这待遇不错啊!
  但这是玩的哪一出?把我请来疗养?对外宣称配合调查?

  正琢磨着,看守进来:「你可以走了,办理相关手续。调查结束,奉命令释放你!」

  说着递给我一份红头文件……

  这个变故,完全打破了我原来的判断。

  曾经我以为阿巍怀恨在心利用他外公的影响力报复我,而晴就是她们派来接近我并找机会陷害我的人。

  只是这之中似乎出现了一些插曲,有人在帮我?无罪释放?不然作何解释?
  还是酝酿更大的阴谋?

  以扣留我来要挟玉婷?

  不好,如果是这样,玉婷现在的情况很危险……

  办完手续立马给玉婷打电话。响了很久,没人接?

  又拨通了翔子的电话:「翔子,这一年多来玉婷情况怎么样?阿巍有没有接近玉婷?」

  「我靠,你小子自由了?有女友没朋友啊?也不问问我,劈头盖脸一顿玉婷。放心吧,玉婷天天上课下课宿舍教室两点一线,追的人倒是不少,可就是没人成功。阿巍那小子和玉婷没什么接触,只跟我还有一些同学偶尔聚聚,那小子上了大学好像变低调多了,没高中那么外露,车也没开,司机也不用了。不是我说哥们,阿巍到底什么背景你这么在意?你跟阿巍还有玉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他转学是不是跟你们有关?跟哥们说说,哥们也好有个准备,不然你这叫我当间谍算怎么个情况?」翔子又是一顿吐槽……

  「玉婷晚上有夜不归宿的情况吗?」我急迫「我靠,不是真有什么事儿吧?哥们,行,既然你不说我也不问了。不过夜里怎么样我可就真不知道了,我不能一年365天给你蹲着玉婷宿舍门口吧?」

  「行吧,晚上到了学校请你喝酒,咱哥俩还有玉婷好好聚聚」我知道确实有点勉强翔子了。

  再次拨通玉婷的电话,响了很久,仍旧没人接?正准备挂了直接赶去玉婷学校,电话通了……

  「玉婷,干什么呢?这么久不接电话,我办完手续了,晚上就去你们学校」喜悦充满了内心。

  「啊……老公……哦……你晚上可以到?太好了……哦……」玉婷那边传来一阵噗叽又嘀嗒的水声……

  「玉婷你在干什么?怎么说话断断续续,还有水声?」一丝疑惑与不安。要不是联想到阿巍可能再次以我来要挟玉婷,我也不会往那方面想。

  「啊……我在厕所呢……哦,这几天好像上……上火了,有点便秘……啊……哦……」听声音,玉婷确实在使劲……

  「啊,老公……哦不跟你说了,在厕所好尴尬哦……晚上到了打我电话……哦,老公我想你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等会,这一年多来,阿巍没再骚扰你吧?听着,玉婷,不管阿巍说什么做什么,哪怕是以我来要挟你,你要记住,老公行得正坐得直,没有什么可以被他要挟的,你千万不要上当,明白么?」我的语气很严肃。

  「什么?」玉婷显然很吃惊,沉默了几秒……只余沉重的呼吸……

  「喂?明白了吗?」我再次重申。

  「啪」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,我在手机里都能听的很清楚……

  紧接着又是一阵连续的「啪啪」声,但是比刚才略小,话筒继续传来玉婷的声音:「啊……好老公,我知道了,阿巍根本……哦……没跟我说过话,也没……啊……骚扰过我……啊……」玉婷的最后一个「啊」字拖得特别长,然后一阵有节奏的悉悉索索的声音……

  「你到底怎么了玉婷?」

  又是一阵沉默……

  过了良久,听筒才又传来玉婷的声音:「终于拉出来了,老公,我知道的。老公放心,晚上见,人家拉臭臭你还非要人家说话,好尴尬,挂了啊」玉婷语调恢复了正常,只是嗓音带着些许干涩。

  看来小妮子刚才确实是在努力的拉屎,我多心了……

  看了看表,下午三点,还有几个钟头,我想无论如何我应该见见那个女人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望着眼前这个女人,美艳而清冷。

  我总认为,那是一双不似表面清冷而含情的眼睛可那双眼,却又偏偏藏着一抹哀怨。

  一个女人,究竟经历过什么?才能形成这种复杂又矛盾的气质?

  「你似乎比三天前憔悴了」我开口,似笑非笑……

  晴望着我,美目闪动……有欣喜,还有惆怅……

  只是那眸子深处,究竟还隐藏着什么?

  我不知道……

  「告诉我,你为了什么?」

  沉默……

  「我应该恨你吗?」

  晴低头喝了口咖啡,仍旧沉默……

  「你为什么那天晚上跟我说那些话?如果你是阿巍派来的,你跟我说不就相当于不打自招了吗?」我若有所思。

  我紧紧盯着晴的双眼:「你是阿巍派来报复我的,如果不是,你现在可以否认……」

  晴的双唇抖动着,挣扎着似要开口,久久,终于还是无力的垂下。

  晴的沉默激怒了我:「我现在仍旧是组织内一员,你告诉我,以后我们再出去执行任务,我是不是应该像防着那些婊子一样防着你?」

  「告诉我,你是不是个婊子?」我几乎是拍着桌子怒吼……

 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们……

  晴的脸色变得苍白,浑身都在颤抖,一双美眸渐渐失去了色彩……

  「我就是婊子,我就是个下贱的婊子,是个千人骑万人操的婊子。你满意了吗,你这个混蛋!」晴的情绪突然失控,对我哭喊着,那么的撕心裂肺。

  一杯咖啡向我泼来,晴头也不回的挣扎出咖啡店。

  我是混蛋?

 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?

  我突然想起飞机上那一滴温暖咸润的液体,那是晴的眼泪吗?

  她不跟我一路是必然的,可是她究竟是什么人?是不是跟阿巍一路呢?她说的博弈者显然不是我跟阿巍的外公,那么是谁跟阿巍的外公呢?如果她不是阿巍外公的人,那必然是另外那位大人物的人……不管是哪位,都不是我能招惹得起的。

  还有,我推测有人暗中助我,这个人是晴吗?

  我悲哀的发现我竟然无论如何都对晴恨不起来。

  因为那滴眼泪吗?

  可我为什么会骂她婊子呢?

  苦笑着摇摇头,在一众人等诡异的目光中走出了咖啡厅……

  有些问题,以后遇见她再问吧……

  叫车驶向了玉婷的学校……

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玉婷瘦了。

  「老公……」玉婷双眸含泪我笑望着玉婷:「老公这回放假到年后,可以好好陪你了。」

  小妮子一头扎进我的怀里,满脸通红……老夫老妻了,拥抱一下还这么害羞。
  「咳……咳……这大冬天的,你俩拿我当灯泡取暖呢?」翔子又开始贫。
  三人找了个饭店,你一杯,我一杯。

  「你俩兄弟继续,我就这么多,一会负责送你们」玉婷的目光掠过我望了望饭店尽头。

  我疑惑回头,可除了各桌的食客,没看见什么熟人。

  「玉婷,你是不是生病了?怎么感觉你一直心不在焉还浑身不自在?难道便秘了?哈哈」翔子继续发挥调侃本色。

  小妮子今天一直红着脸,双腿还老是时不时交叉变换姿势,坐卧不宁。难怪翔子发现了端倪。

  「哼,要不是这几天我肚子不舒服,喝趴下你,我先去趟洗手间」玉婷挥动小拳拳跟翔子示威……

  「咱俩继续喝,翔子」看着玉婷向厕所走去,我跟翔子又开始了推杯换盏。
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「这都半个钟头了,别是小妮子昏倒在厕所了,你丫快去看看吧,我看玉婷今天好像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。」翔子一脸坏笑。

  我这才发现,玉婷去厕所很久了。

  来到女厕门口,却见门口放着一块暂停使用的牌子,正准备起身去二楼厕所寻找玉婷,女厕内突然传来一阵「噼啪」声。

  我以为是排风扇扇叶被风刮起的声音,没想到接着又是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。很明显在刻意压抑着。

  里边有人啊?

  我止住了脚步。

  只能在门外大喊:「玉婷?是你吗?是不是不舒服?里边没有别人吧?要不要我进来帮你?」

  「啊……老公,我在……啊……没事,还是肚子不舒服,你……啊……先跟……翔子喝着,我……哦……啊慢慢来就好了……没事的,不要……啊……」看来小妮子又在努力拉屎了……

  「不要?不要什么?你怎么了玉婷?」我有点担心。

  「没……什么……我说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你不要进来……要是……其他人……啊……看见你……进女厕……哦……多……啊……尴尬……哦……我……怕你担心……啊。」

  我好一阵无语:「你悠着点,别把小菊花撑坏了,哈哈」

  「坏蛋,啊……人家……拉不出来……还……嘲笑……人家……啊……到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到什么?拉出来了?」我问玉婷突然失去了声响。

  「玉婷,没事我先回去了,你自己悠着点」我再次确认……

  「好的,老公,你先回去吧,我没事的,一会就过去」

  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。

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转身返回了饭店大厅。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,玉婷才回来小妮子走路都有点不稳,满脸潮红,额头上也沁着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  「玉婷,这情况很久了吗?不行看看医生吧?长时间便秘可不好」我疑惑着发问。

  「就这几天可能上火了,蹲得太久腿发软,还有出了身汗而已,哎呀,饭桌上不要老是说这些恶心的事儿啦」玉婷低着头拿起纸巾擦拭着额头,显得不太当回事。

  「我走的时候不是完事了吗?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?身体不舒服说出来,可不能藏着掖着,拖久了都是病,还有你去厕所前看见谁了?」我担心玉婷的身体,语气变得严厉。

  玉婷一愣……

  「没有啦,之前好像有个同学走过,可能看错了吧。」说着低头继续擦拭脸上的汗珠。

  「还有老公别担心了,没什么大事,我自己的身子自己还不清楚吗?就是感觉没拉干净,又蹲了一会」

  玉婷似乎被我问的有些尴尬,闪躲着转移话题:「哼,你俩兄弟怎么回事?我进去之前就这么多,出来还是这么多,这么久没见面,也不多喝几杯,还是不是兄弟?服务员,再来一瓶……」

  我跟翔子喝的可是58度宁林家乡酒啊。

  小妮子怎么个意思??

  「哟,我说玉婷,以前跟咱们聚会也没见你劝酒的,怎么着,今天嫌我当灯泡了?急着把我灌醉?不过哈哈,喝就喝,但咱事先说好,你俩负责把我安置好别让我冻死,然后你俩去哪我不管!」翔子一脸心照不宣的表情。

  玉婷明显被翔子说中了心事,低头不语……

  小妮子那点心思,司马昭之人,路人皆知啊……「来,翔子,干了」我坏笑着看了玉婷一眼,端起了酒杯……

  「干了」

  「干」

  今夜不醉不归,重逢的喜悦,久别的爱人,多年的兄弟……

  醉意朦胧中,回忆如同雪片纷飞,慢慢地交织在一起,越来越清晰。

  突然想起了晴……

  可我为什么会想起她呢?

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跟玉婷把翔子送回学校,寒风吹来,酒劲开始上涌,在玉婷的掺扶下来到了酒店……

  重温美好的时刻到了……

  小妮子一脸红润,我见犹怜,看来玉婷也是急需雨露恩泽啊,惹得我下腹一阵冲动:「老……老婆,你快……快……去洗白……白,然后……嘿嘿,我……在床……床上等你哦」

  我已经略微有些口齿不清。

  「老公,来先喝杯水醒醒酒」玉婷背过我倒了一杯水,模样有些焦急。
  「喝,你……你……先放着,一会……喝,你快……去洗白……白」

  我有些不耐烦……

  「讨厌,自己不洗,叫人家洗,老公一定要把水喝了哦,喝多酒不喝水是不行的,你先喝了这杯,给你再倒一杯我再去洗澡」玉婷催着我……

  「哎呀,你可……真是……关心……老……老公过了……头,这么……着急……干什么,好,我现在……喝,你放……放心了吧……」我说着仰头一饮而尽。
  「老公真乖,等老婆洗白白出来伺候你」说着玉婷又倒了一杯水才带着一脸你是大坏蛋的表情走进了浴室。

  小妮子真是贤妻良母,心里头一阵得意……趴上了床等玉婷。

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不知过了多久,小妮子还没洗完?正挣扎起身准备去看看。

  突然,一阵轻柔悠扬的音乐响起,宛如从天而降一般,我的眼前凭空出现了两个女人。

  应该说是两个令人血脉喷张的女人……

  我这是在哪?我不是在床上等玉婷吗?我在做梦?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假?
  我打量着房间布局,像极我住的酒店,但摆设却又不同?

  正自恍惚间,二女并排拥抱着慢慢扭头转向我的方向,只是却又好像看不见我?

  两个女人各自戴着黑色头套,只余两眼和口鼻,头套上分别标着1号和2号。四只白嫩的乳房摇摇颤颤,二女身躯同向一侧的乳头分别被一个铁夹子夹住,并通过一根铁链拴在了一起。

  哪怕二女身体再靠近,那铁链仍旧被紧绷成一条直线,丝毫没有缓冲的余地……

  不疼吗?我心里嘀咕二女的另一只乳房则被放上了真空吸盘,吸盘内又带有软刺,不断刺激着乳头四周,两只乳头早已傲然挺立。那物件还是电动的,嗡嗡作响。

  二女浑身只余情趣肉色连裤丝袜,却不见内裤,各自顶着十多厘米的黑色红底高跟鞋就那么面对面相拥着。

  慢慢,二女开始就着铁链颤抖着并排挪动身躯,只是每挪动一步都像会引起身体最深处的战粟,在原地停顿良久,待战粟平静又开始小心的挪动,走的是那么如履薄冰。

  最后并排拥抱着站在了酒店的巨大落地镜面前,各自扭过头痴痴地望着镜中的自己,状态恍惚,娇躯开始颤抖,慢慢,那颤抖的幅度竟越来越大……只让人觉得痛苦迷离却又带着满足,仿佛在期待着什么……

  突然,音乐骤然提高一个八度,越发狂暴,震耳欲聋……

  突升的音乐就似发令的枪响,瞬间,二女几乎同时奋力拔掉夹住各自乳房的铁夹,争先恐后的窜到桌前,各自拿起一支装满液体的绿色小瓶,一饮而尽。
  只停顿了片刻,两女上身开始疯狂下沉,各自双手撑地,头部几乎贴至地面,而四瓣美臀竟高高翘起,随着音乐节奏开始不断地上下摇摆,那上下身形成的「人」字型弧度我前所未见,只是这样近乎畸形的体位却好像给二女带来极度地刺激和满足,口鼻中开始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……

  这时我才看清,两女连裤袜内被各自被勒紧了一根犹如女孩手臂般粗细的大号阳具,阳具竟然双双尽根没入。

  二女的双腿明显因为这畸形的体位而不堪重负,颤抖的越发厉害……然而两个女人就如同犯了毒瘾一般,双腿的颤抖并没能阻止二女的渴望,反而动作越来越大,如同两只正在发情期小便的母狗一般,头埋得更深,双腿蹦的更加笔直,四瓣美臀急速的摇摆,疯狂地追求着因摇摆所带来体内阳具抽动的快感……
  淫水早已湿透了二女贴身的肉色丝袜,假阳具交合处已是泥泞一片。不断涌出的淫水,在丝袜交合处形成了大片白色泡沫。那淫水多到居然顺着大腿缓慢下流,已然湿透了上半截丝袜,直至膝盖处。我看的血脉喷张,顾不得什么君子做派,憋了一年多的欲望即将喷涌而出,正准备起床将二女就地正法。

  突然,从角落里又走出一个赤裸的男人。

  怎么屋里还有个男人?我究竟是在哪?

  男人扎实的肌肉,健硕的身材,只是同样戴着头套,而真正让我目光聚焦的却是男人下体那「健硕之物」,原来古书云嫪毐式「阴关桐轮而行」般的阳具,真的存在?

  二女下体插入的假阳具比起这根来就如同还是个孩子……

  令我意外的是,男人径直向我走来?

  他要干什么?

  我条件反射般的想要跃床而起,却恐惧的发现浑身动弹不得。

  一阵危机感袭来,我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慢慢走来……

  男人踱到我身边,不发一言,就那么定定地望着我……

  片刻,男人居然握住阳具在我眼前开始撸动……

  那驴物慢慢在男人手中膨胀变硬,如同跟我示威般,那么的不可一世……
  我突然有些懵……一个大男人对着我撸管?这算怎么个爱好?

  「啪」骤然一阵疼痛打断了我的思路,男人挥舞着变硬的驴物鞭向了我的右脸……

  「啪」又是一下反抽在我的左脸……

  男人动作越来越大,仿佛跟我有血海深仇,就那么挥舞着坚挺巨大的驴物,一下一下的鞭笞着他的猎物……口中传来一阵诡异阴沉的低笑……

  我已经出离愤怒,努力想看清男人的眼睛……却怎么也看不清……接着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「老公,你终于醒了?」

  睁开眼,原来是个梦?

  小妮子侧卧在我身旁,双眼布满血丝,不是熬了一夜吧?

  「这是?喝断片了?」我挣扎着……

  「你还记得什么,老公?」玉婷迫不及待的问我。

  这才确定原来真喝断片了……

  「我记得你去洗澡了,我在床上等你,昨晚咱们爱爱了吗玉婷?后边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」

  玉婷长呼一口气。

  黑亮的眸子盯着我,似有埋怨:「做你个大头鬼,我刚洗完澡出来,你就睡得跟死猪一样了,还是我给你脱的衣服」

  我又把那个梦给玉婷复述了一遍:「昨晚我没什么吧?」

  玉婷一愣,沉默不语……

  「到底怎么回事?玉婷?」我感觉蹊跷。

  「哇」玉婷突然哭了起来。

  「你不是说不记得了吗?你昨天躺床上睡着了,我帮你脱了衣服擦干净让你睡得更舒服,我一夜都没合眼地照看着你。你怎么那么变态,做了那么变态的梦,现在还来反问我?不相信我吗?」玉婷越哭越生气,粉拳不时挥打着我。

  玉婷一哭,我就没脾气了。

  「对不起,玉婷,我就是做了个梦,感觉那个梦太逼真了。所以问问你。没别的意思,你不喜欢这些变态的东西,老公以后不说了」

  顿了顿,我仍旧有些疑惑:「那你刚才心虚什么?为什么我一问你就愣了」
  「怎么只有心虚才会愣吗?你看看床边的床单还有桶,全都是你昨晚吐的,我一晚上没合眼照顾你,又是叫酒店换床单,又是给你端茶倒水,到头来你居然不相信我,还问我那么变态的问题,我被你问的一愣,生气了不行吗?」玉婷停止了抽泣,别过身不再看我。

  看了眼换下的床单和桶,确实残留着呕吐的痕迹……

  直起身来做了个深呼吸,空气中仍旧弥漫着淡淡的腥臭味,应该是我的呕吐物遗留的气息……

  我有些尴尬,看来夫妻间有些话也是不能说的。

  「对不起玉婷,那老公现在补偿你吧」忍受着宿醉的折磨,我扑倒玉婷……
  「三天不准碰我」没想到玉婷态度坚决。

  「不是吧,玉婷,这都一年多了,你不想么?」我变得恼怒「就这么定了,谁叫你做那么变态的梦,还怀疑我。罚你三天禁闭,以后不许给我说那些变态的东西」玉婷不甘示弱。

  小妮子似乎真的生气了。

  直到三天禁闭过后,我才终于进入了玉婷那对我紧闭一年多的桃花源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就这样,我在帝京一直陪着玉婷,夜夜春宵,一年多的分别,我们肆意发泄着情感和欲望,感觉小妮子现在做爱是越来越投入,小别胜新婚这话不假。
  寒假我们一起回到了宁林……

  岳母已经开始询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,而我也向我父母明确准备等玉婷毕业就娶她……

  2005年3月,分别时刻又一次来临,我回到了部队,而玉婷再次回到了学校……

  还有一年,玉婷毕业我们就可以结婚了,短暂的分别影响不了我的心情,心中充满希望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